清洁供暖的“痛点”在哪里?

94e0-tm2016年12月21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四次会议提出,推进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是重大的民生工程、民心工程,关系北方地区广大群众温暖过冬,关系雾霾天能不能减少,是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农村生活方式革命的重要内容。

清洁供暖是新形势下党中央部署的重点民生工程。国家相关部门已经进行详细部署,从多方面全力解决人民群众普遍关心的冬季安全供暖及雾霾问题。

随着今年“一带一路”国际高峰论坛落幕,清洁供暖成为趋势,日前,在北京中国国际展览中心举办的2017供热展,特别开设了“煤改电”中的空气源热泵系列产品专题展区。

据主办方介绍,以北京为例,2016年是北京市大规模实施“煤改清洁能源”的第一年,在全市14个开展“煤改清洁能源”区中,直热式电采暖产品被禁止,低温空气源热泵装机总量较2015年增长28倍。

同时,在今年的中国供热展上,空气源热泵专题展示区面积比2016年增加一倍。

从政策决定层,到嗅觉敏锐的前沿市场,这一切似乎让我们看到清洁供暖已经成为大家的共识,然而,清洁供暖存在的痛点,也是我们必须正视的问题。

散煤量大,农村推进难度大

我国每年分散式民用煤炭3亿多吨,占煤炭总用量不足10%,但由于没有除尘、脱硫措施,烧1吨散煤的大气污染物排放量是等量电煤的10倍以上。

截至2016年底,山西、山东、河南等省份城市集中供热普及率80%左右,其中,燃煤、热电联产和锅炉房占到90%,可再生能源占10%,农村供暖基本以散煤为主,是推进清洁取暖是难度最大的地区。

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建筑环境与节能研究院主任宋波表示:“在北方农村地区,农户靠散烧煤取暖的比例初步估计占90%以上,只有不足10%的农户采用燃气、可再生能源等其他采暖方式,散烧煤用量大且污染严重,北方农村地区俨然成为了清洁供暖的‘痛点’。”

据宋波介绍,除了散煤用量大,北方农村地区的供热保障、维修排查、散煤等劣质能源监管等多项工作大都还处于“真空”状态。

农户自身建筑的供热效果差,同时散煤自由燃烧没有任何控制手段,排放的大量硫化物、氮氧化物和粉尘颗粒物等也对整体环境造成了严重影响。

再加上农村地区居住比较分散,导致清洁供暖在农村地区推进困难重重,存在很多设备更换但被闲置的情况,北方冬季雾霾已经出现了“农村包围城市”的趋势。

费用昂贵,用户认可度不高

在国家“煤改电”行动的大力推进下,各地政府呼吁和推荐使用空气能热泵供暖,北京、河北、山西等地更陆续出台针对空气源热泵供暖的实质性补贴政策。

北京现在一共是3936个村,到目前为止一共有1336个村做了煤改清洁能源。在清洁供暖的第一个年头,效果怎么样呢,从小编实地了解的情况来看,并不乐观。

家住大兴的吴女士说,在她居住的村子,虽然“煤改电”已经全部完成,但是在16年整个供暖季,依然有半数以上的用户在偷偷采用散煤形式供暖,究其原因,最重的一点还是费用问题。

吴女士表示,同样面积的房屋,整个采暖季,用煤的费用大概在2000元,而如果采用电的话,补贴完了,也要6000元,这在农村地区,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所以很多人为了省下这笔费用,在夜晚偷偷拉煤,继续使用燃煤供暖,已经是一种普遍现象。

家住顺义的张女士,同样在“煤改电”后依然使用燃煤供暖,除了费用高以外,对她而言,还有一个很实际的问题:补贴不能及时到位。

张女士表示,她所居住的村子,是采取的今年用电,明年发放补贴的形式,这使得很多用户心里落差比较大,一来本身费用高,无力承担,再加上补贴不及时,大家心里没底,因此电供暖设备闲置率高,燃煤供暖依然是很多人采取的方式。

记得去年在雾霾严重的时候,看过一篇文章,大体意思是,当某些地区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的时候,新鲜空气对他们来说是一种奢侈品,再谈雾霾,就是一种矫情。

其实现在看来,这种观点不无道理,至少在部分地区发展和环境依然是一对矛盾共同体。

高昂补贴,地方财政负担重

2017年将是我国全力攻坚大气污染防治计划、实现阶段性目标的收官之年,正是京津冀、长三角等相关部门治理工作主动作为的一年。

以北京为例,2017年供暖季,北京市将实现以四大燃气热电中心为热源,覆盖供热面积1.8亿平方米;华能北京热电厂燃煤机组于今年3月18日正式停机后,城六区实现无煤化。

不得不说的是,虽然在推进清洁供暖方面,北京走在全国前列,但依然存在问题,那就是实现清洁供暖所需要的补贴对政府财政造成了巨大压力。

首先电网改造,市政府出30%,国网出70%。到目前为止,北京平均每一户电网改造的投入费用是5万块钱。煤改气平均每户的基础费用是3万,这是管网建设。对于空气源热泵,农民住宅市里每户最高补贴1.2万,各区同比例配套。

老百姓家里的户线改造,北京丰台平均每户投4000块。煤改气选择的壁挂炉,北京补贴最高的是海淀,一户补助1.73万,最低补助0.22。市财政出三分之一,区财政出三分之一,农民掏三分之一。

针对当前有暖刚性需求的北方地区,清洁供暖的推进已经达成共识,资金配套绝大多数是依靠各级政府的财政补贴,这些巨额补贴,作为超一线城市的北京,财政压力都很大,那么对于经济欠发达地区,给地方财政造成的负担可想而知。

因此由于各省市的经济实力有所差异,导致各省市冬季清洁供暖工程补贴额度和方式参差不齐。“十三五”期间冬季清洁供暖工作面临的重大挑战就是如何不依赖国家补贴实现持续发展。

未来可以预见,清洁供暖比重将加快提高。但同时,清洁供暖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统筹各部门的力量协同共进,怎样完善价格机制、补贴机制?怎样因地制宜,宜气则气、宜电则电?这仍然是个难题,在解决这些难题的过程中,我们必须正视清洁供暖的“痛点”,才能对症下药,多措并举加快提高清洁供暖比重。

 

本文转自艾肯空调制冷网

转载联系本站:海牛平台 » 清洁供暖的“痛点”在哪里?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